客服 |
手机网
东方铜牛网欢迎您!
广告
主页 > 诗词 > 名家 > 正文

张元幹的宋词赏析《兰陵王》《石州慢》

2018-10-11 15:56 来源:未知 作者: admin
分享到
关注东方铜牛在线:
  • 扫描二维码

    关注√

    东方铜牛微信

在线咨询:
  • 扫描或点击关注东方铜牛在线客服

兰陵王 春恨 张元幹 卷珠箔,朝雨轻阴乍阁。阑干外、烟柳弄晴,芳草侵阶映红药。东风妒花恶,吹落梢头嫩萼。屏山掩、沉水倦熏,中酒心情怯杯勺。 寻思旧京洛,正年少疏狂,歌笑迷著。障泥油壁催梳掠,曾驰道同载,上林携手。灯夜初过早共约,又争信漂泊。 寂

兰陵王

春恨
张元幹
卷珠箔,朝雨轻阴乍阁。阑干外、烟柳弄晴,芳草侵阶映红药。东风妒花恶,吹落梢头嫩萼。屏山掩、沉水倦熏,中酒心情怯杯勺。
寻思旧京洛,正年少疏狂,歌笑迷著。障泥油壁催梳掠,曾驰道同载,上林携手。灯夜初过早共约,又争信漂泊。
寂寞,念行乐。甚粉淡衣襟,音断弦索,琼枝璧月春如昨。怅别后华表,那回双鹤。相思除是,向醉里、暂忘却。
【译文】
卷起珍珠帘幕,拂晓时一场细雨刚停。望栏杆外,柳枝在阳光下婆娑起舞,台阶上萋萋芳草与红芍药相映。东风像是嫉妒花儿美艳,把枝头嫩萼都吹尽。我掩起屏风,懒懒地点燃沉香,担心病酒不愿把杯擎。
回想当年在京都,正当年少狂放不羁,整天迷恋歌舞宴饮。备好华车催她梳妆,曾并肩而坐在街上驰骋,又携手漫游上林。元宵节刚过再与她相约,怎能相信如今会浪迹浮萍。
心中分外地寂寞,想起当年享乐不禁感慨万分。如今她必是不梳妆不敷粉,久久地不弹琴,昔日的花容月貌已不再存。深深地惆怅别后,没有化双鹤回去把她追寻。满怀的相思除非是,喝个大醉,才可以暂时忘情。
【评点】
这首词以春起兴,抒发国破家亡的悲痛和对故国的怀念。它是词人在亲身经历丧乱之痛后,为了表达自己对国事的担忧而作。
这首词共分上、中、下三片。上片绘景。起首两句,交代环境,规划了全词绘景言情的一个界限。“乍阁”一词化用了王维《书事》中“轻阴阁小雨”的句意。此二句是说,春天的某个早晨,词人卷起珠帘,看到窗外的绵绵阴雨刚刚停止,温暖的阳光透出窗户照射进来,暖融融的。下文中温馨的情、景全都根源于此。“阑干”二句,是词人在楼上看到的景色:细柳如烟,轻轻摇曳,天上晴光夺目,阶下绿草如茵,芍药盛开,一派春意盎然的景象。词人在此处并没有刻意咏柳,而是顺笔带过一句“烟柳弄晴”,通过眼前如烟细柳的丝丝柔情,来挑起自己的情思,抒发自己对故国的依恋。随后“东风”二句,笔锋陡转,又呈现出一幅风雨花残,落红满地的凄伤图景,意境悲凉,让人黯然心惊。“屏山掩”两句,呼应上文所绘之景,触景生情,深入到词人的内心。“中酒心情怯杯勺”,说明词人心中有着无法排遣的愁苦,而且难以明说。这就反写一笔,使本片所绘之景全都笼罩上一层迷离的伤感。
中片是对昔日欢游的追怀。“寻思旧京洛”,自然过渡,从对逝去春天的叹惋转入对当年在汴京游乐的美好时光的回想。“旧”字,内涵颇丰,既点出词人对沦亡故国的无限眷恋,同时也表明后文对旧事的追念远非词人一个人的感怀。它包含了太多的时代意义。“正年少疏狂,歌笑迷著。障泥油壁催梳掠”这三句详细地描写了词人在汴京时的生活。那时,他与友人经常外出游玩,无忧无虑,生活可谓狂放洒脱。词人接着往下叙述,“曾驰道同载,上林携手。灯夜初过早共约”三句便是具体叙述当时游乐的情景。通过“同载”、“携手”、“共约”等词语,我们似乎能真切地看到当时的一幕幕热闹欢快。以上描绘的都是欢乐畅快的场面。接下来,词人笔锋陡转,写到“又争信飘泊”,从回忆中脱出,然而又藕断丝连,极尽回环之妙。这几句让人如从梦境跌入现实,情感荡漾,起伏中尽现词人的真挚情感。当年的时光愈美好,今日之境就愈让人感伤,让人无法相信国破家亡的悲惨现实。用过去无限欢乐的情景来衬托此刻的悲伤,使得悲伤的气氛更浓,更易唤起读者的同情。
下片脱出回忆,转写别后之思,饱含忧伤、离愁。“寂寞”两句,上接前文的“疏狂”几句,表达了词人对旧人的思念之情。“甚粉淡衣襟”三句,写佳人之美,对这样的佳人,词人自然尤为怀念,这里以美人喻故国,可见词人哀伤之切。“怅别后”二句,抒写人世沧桑、星移物换的感慨。这几句以“怅”字引领,含蓄蕴藉,意味深长。最后两句,结于对故国的思念,用语通俗而意境深婉。词人满怀离愁别恨,但一时又无法全部诉说,只好端起酒杯,把这一腔怨恨融进浓烈的酒中,强迫自己用酒醉的方式排遣胸中郁闷。然而,这样不仅没有消除怨愤,反而给人造成一种“辞尽意不尽”的感觉,将自己对故国的思念之情抒发得更淋漓尽致。
这首词笔法凌厉而不失沉郁,感情热烈而不失肃穆,意境深沉幽眇,远胜平常的儿女情长之作。词作结构上先后写现实之愁闷、往日之繁华、对故国之怀恋,层层深入,尽显亡国之痛、离乱之悲,情感真挚、感人肺腑。


石州慢

张元幹
寒水依痕,春意渐回,沙际烟阔。溪梅晴照生香,冷蕊数枝争发。天涯旧恨,试看几许销魂?长亭门外山重叠。不尽眼中青,是愁来时节。
情切,画楼深闭,想见东风,暗消肌雪。辜负枕前云雨,尊前花月。心期切处,更有多少凄凉,殷勤留与归时说。到得再相逢,恰经年离别。
【译文】
寒水在沙岸留下痕迹,大地渐渐地充溢春意,雾霭迷茫的沙滩分外辽阔。溪边的梅花在阳光下散发幽香,冷艳的梅蕊还竞相吐发。浪迹天涯旧恨绵绵,试问梅花能解我多少郁结?长亭门外山峦重叠。满眼是望不尽青山碧野,正是春愁袭来的时节。
思念之情急切,想必你定是紧闭楼门,无情的东风正暗暗使你雪白肌肤瘦削。我辜负了你一片云情雨意,让你空对酒尊无心花月。我心中热切地盼望相聚,更有说不尽的凄凉情思,留到我回去时向你细细诉说。等到我们再相逢时,恰好是整整一年的离别。
【评点】
这是一首思归念远之作。初春时节,万物复苏,老迈的词人借景抒情,作此词一吐对故乡的思念之情。
上片绘景,景中含情。“寒水依痕”三句,点出时间是冬末春初,“渐”字写初春溪水解冻,颇具动感。“溪梅”二句,写溪畔梅枝萧疏,花朵灿然开放,四处飘香。这开放的梅花向人们传达出春回大地的信息,可满怀惆怅的词人对此却无动于衷,相反,愁绪更深。“天涯”二句,笔势一转,开始言情。“旧”字写词人心中的愁绪由来已久。“长亭”三句,又宕回写景,借景抒情。词人极目远眺,但见关山座座,于是愁思奔涌,不可遏止。
下片借景抒情,愁思满怀。“情切”二字,自然过渡,一方面表明自己思情之切,另一方面也是写对方对自己的思念。“画楼”三句,以实笔写虚景,悬想情人在闺中想念自己的情景,她饱受相思之苦,容颜憔悴。随后“枕前云雨”,借楚王梦中与神女相会的典故,言自己和情人往昔生活之甜蜜幸福。可现在自己孤身在外,已然有负佳期,所能做的,只有早日赶回去与佳人相会,到那时自可一吐心中缠绵情意。最后两句,又是一转,设想两人下次相会的情景,那恐怕又是长期分别的时刻,为什么呢?显而易见,眼前的形势根本不容许自己和妻子长时间在一起,也就是说,相逢即别离。这就使愁思达到极致。
这首词用语婉丽,借景抒情,起于春愁,结于思归,情思缠绵,真挚感人。

广告

热门搜索

相关文章

广告
东方铜牛网 |名家

张元幹的宋词赏析《兰陵王》《石州慢》

admin

|

兰陵王

春恨
张元幹
卷珠箔,朝雨轻阴乍阁。阑干外、烟柳弄晴,芳草侵阶映红药。东风妒花恶,吹落梢头嫩萼。屏山掩、沉水倦熏,中酒心情怯杯勺。
寻思旧京洛,正年少疏狂,歌笑迷著。障泥油壁催梳掠,曾驰道同载,上林携手。灯夜初过早共约,又争信漂泊。
寂寞,念行乐。甚粉淡衣襟,音断弦索,琼枝璧月春如昨。怅别后华表,那回双鹤。相思除是,向醉里、暂忘却。
【译文】
卷起珍珠帘幕,拂晓时一场细雨刚停。望栏杆外,柳枝在阳光下婆娑起舞,台阶上萋萋芳草与红芍药相映。东风像是嫉妒花儿美艳,把枝头嫩萼都吹尽。我掩起屏风,懒懒地点燃沉香,担心病酒不愿把杯擎。
回想当年在京都,正当年少狂放不羁,整天迷恋歌舞宴饮。备好华车催她梳妆,曾并肩而坐在街上驰骋,又携手漫游上林。元宵节刚过再与她相约,怎能相信如今会浪迹浮萍。
心中分外地寂寞,想起当年享乐不禁感慨万分。如今她必是不梳妆不敷粉,久久地不弹琴,昔日的花容月貌已不再存。深深地惆怅别后,没有化双鹤回去把她追寻。满怀的相思除非是,喝个大醉,才可以暂时忘情。
【评点】
这首词以春起兴,抒发国破家亡的悲痛和对故国的怀念。它是词人在亲身经历丧乱之痛后,为了表达自己对国事的担忧而作。
这首词共分上、中、下三片。上片绘景。起首两句,交代环境,规划了全词绘景言情的一个界限。“乍阁”一词化用了王维《书事》中“轻阴阁小雨”的句意。此二句是说,春天的某个早晨,词人卷起珠帘,看到窗外的绵绵阴雨刚刚停止,温暖的阳光透出窗户照射进来,暖融融的。下文中温馨的情、景全都根源于此。“阑干”二句,是词人在楼上看到的景色:细柳如烟,轻轻摇曳,天上晴光夺目,阶下绿草如茵,芍药盛开,一派春意盎然的景象。词人在此处并没有刻意咏柳,而是顺笔带过一句“烟柳弄晴”,通过眼前如烟细柳的丝丝柔情,来挑起自己的情思,抒发自己对故国的依恋。随后“东风”二句,笔锋陡转,又呈现出一幅风雨花残,落红满地的凄伤图景,意境悲凉,让人黯然心惊。“屏山掩”两句,呼应上文所绘之景,触景生情,深入到词人的内心。“中酒心情怯杯勺”,说明词人心中有着无法排遣的愁苦,而且难以明说。这就反写一笔,使本片所绘之景全都笼罩上一层迷离的伤感。
中片是对昔日欢游的追怀。“寻思旧京洛”,自然过渡,从对逝去春天的叹惋转入对当年在汴京游乐的美好时光的回想。“旧”字,内涵颇丰,既点出词人对沦亡故国的无限眷恋,同时也表明后文对旧事的追念远非词人一个人的感怀。它包含了太多的时代意义。“正年少疏狂,歌笑迷著。障泥油壁催梳掠”这三句详细地描写了词人在汴京时的生活。那时,他与友人经常外出游玩,无忧无虑,生活可谓狂放洒脱。词人接着往下叙述,“曾驰道同载,上林携手。灯夜初过早共约”三句便是具体叙述当时游乐的情景。通过“同载”、“携手”、“共约”等词语,我们似乎能真切地看到当时的一幕幕热闹欢快。以上描绘的都是欢乐畅快的场面。接下来,词人笔锋陡转,写到“又争信飘泊”,从回忆中脱出,然而又藕断丝连,极尽回环之妙。这几句让人如从梦境跌入现实,情感荡漾,起伏中尽现词人的真挚情感。当年的时光愈美好,今日之境就愈让人感伤,让人无法相信国破家亡的悲惨现实。用过去无限欢乐的情景来衬托此刻的悲伤,使得悲伤的气氛更浓,更易唤起读者的同情。
下片脱出回忆,转写别后之思,饱含忧伤、离愁。“寂寞”两句,上接前文的“疏狂”几句,表达了词人对旧人的思念之情。“甚粉淡衣襟”三句,写佳人之美,对这样的佳人,词人自然尤为怀念,这里以美人喻故国,可见词人哀伤之切。“怅别后”二句,抒写人世沧桑、星移物换的感慨。这几句以“怅”字引领,含蓄蕴藉,意味深长。最后两句,结于对故国的思念,用语通俗而意境深婉。词人满怀离愁别恨,但一时又无法全部诉说,只好端起酒杯,把这一腔怨恨融进浓烈的酒中,强迫自己用酒醉的方式排遣胸中郁闷。然而,这样不仅没有消除怨愤,反而给人造成一种“辞尽意不尽”的感觉,将自己对故国的思念之情抒发得更淋漓尽致。
这首词笔法凌厉而不失沉郁,感情热烈而不失肃穆,意境深沉幽眇,远胜平常的儿女情长之作。词作结构上先后写现实之愁闷、往日之繁华、对故国之怀恋,层层深入,尽显亡国之痛、离乱之悲,情感真挚、感人肺腑。


石州慢

张元幹
寒水依痕,春意渐回,沙际烟阔。溪梅晴照生香,冷蕊数枝争发。天涯旧恨,试看几许销魂?长亭门外山重叠。不尽眼中青,是愁来时节。
情切,画楼深闭,想见东风,暗消肌雪。辜负枕前云雨,尊前花月。心期切处,更有多少凄凉,殷勤留与归时说。到得再相逢,恰经年离别。
【译文】
寒水在沙岸留下痕迹,大地渐渐地充溢春意,雾霭迷茫的沙滩分外辽阔。溪边的梅花在阳光下散发幽香,冷艳的梅蕊还竞相吐发。浪迹天涯旧恨绵绵,试问梅花能解我多少郁结?长亭门外山峦重叠。满眼是望不尽青山碧野,正是春愁袭来的时节。
思念之情急切,想必你定是紧闭楼门,无情的东风正暗暗使你雪白肌肤瘦削。我辜负了你一片云情雨意,让你空对酒尊无心花月。我心中热切地盼望相聚,更有说不尽的凄凉情思,留到我回去时向你细细诉说。等到我们再相逢时,恰好是整整一年的离别。
【评点】
这是一首思归念远之作。初春时节,万物复苏,老迈的词人借景抒情,作此词一吐对故乡的思念之情。
上片绘景,景中含情。“寒水依痕”三句,点出时间是冬末春初,“渐”字写初春溪水解冻,颇具动感。“溪梅”二句,写溪畔梅枝萧疏,花朵灿然开放,四处飘香。这开放的梅花向人们传达出春回大地的信息,可满怀惆怅的词人对此却无动于衷,相反,愁绪更深。“天涯”二句,笔势一转,开始言情。“旧”字写词人心中的愁绪由来已久。“长亭”三句,又宕回写景,借景抒情。词人极目远眺,但见关山座座,于是愁思奔涌,不可遏止。
下片借景抒情,愁思满怀。“情切”二字,自然过渡,一方面表明自己思情之切,另一方面也是写对方对自己的思念。“画楼”三句,以实笔写虚景,悬想情人在闺中想念自己的情景,她饱受相思之苦,容颜憔悴。随后“枕前云雨”,借楚王梦中与神女相会的典故,言自己和情人往昔生活之甜蜜幸福。可现在自己孤身在外,已然有负佳期,所能做的,只有早日赶回去与佳人相会,到那时自可一吐心中缠绵情意。最后两句,又是一转,设想两人下次相会的情景,那恐怕又是长期分别的时刻,为什么呢?显而易见,眼前的形势根本不容许自己和妻子长时间在一起,也就是说,相逢即别离。这就使愁思达到极致。
这首词用语婉丽,借景抒情,起于春愁,结于思归,情思缠绵,真挚感人。


名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