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 |
手机网
东方铜牛网欢迎您!
广告
主页 > 诗词 > 名家 >  正文

贺铸的词全文赏析

2018-10-11 15:53 来源:未知 作者: admin
分享到
关注东方铜牛在线:
  • 扫描二维码

    关注√

    东方铜牛微信

在线咨询:
  • 扫描或点击关注东方铜牛在线客服

青玉案 贺铸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华年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 飞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若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译文】 她轻盈的脚步没有过横塘路,我伤心地目送她飘然远去。这锦绣

青玉案

贺铸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华年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
飞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若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译文】
她轻盈的脚步没有过横塘路,我伤心地目送她飘然远去。这锦绣年华可和谁共度?是在月下桥边花院里?还是在有花窗的朱门大户?只有春风才知道她的住处。
白云飘浮城郊已到日暮,我提笔写下断肠诗句。若问我的愁情究竟有多少?就像那一望无垠的烟草地,满城翻飞的柳絮,和梅子黄时的绵绵细雨。
【评点】
本篇为相思怀人之词,是词人晚年退隐苏州期间所作。
上片写偶遇佳丽生起眷慕相思和无缘相见的惆怅之情。“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写美人走路的姿态,出自曹植《洛神赋》中的诗句“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只见她迈着轻盈的步伐,姗姗地走过横塘的道路,我一路目送她飘然远去,从一片芳尘之中追寻她的踪迹。“锦瑟华年谁与度”谓曰这锦绣年华可和谁共度?词人以反问的语气抒发了内心的怅惘之情。“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四句,写的是词人想象美人的去处的情景,是在月下桥边花院里?还是在有花窗的朱门大户?但却无从知道,于是感叹一声:“只有春知处。”大概只有春风才知道她的住处。含蓄地抒发了对美人的思恋之情。
下片写幽居寂寞积郁难抒的愁情。“飞云冉冉蘅皋暮”是写景,白云飘浮城郊,笼罩着生长香草的水边高地,此时已是日暮时分。“彩笔新题断肠句”化用江淹的典故,写诗人手中有了五彩笔,写下的却是断肠的诗句,可见凄楚之深,愁苦之重。“若问闲愁都几许”是一个设问句,旨在引出下文,若问我的愁情究竟有多少?就像那一望无垠的草地,满城翻飞的柳絮和梅子黄时的绵绵细雨。“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叠用三种凄清景色喻愁,极贴切巧妙,为千古名句。

 

薄幸

贺铸
淡妆多态,更的的、频回眄睐。便认得琴心先许,欲绾合欢双带。记画堂、风月逢迎,轻颦浅笑娇无奈。向睡鸭炉边,翔鸳屏里,羞把香罗暗解。
自过了烧灯后,都不见、踏青挑菜。几回凭双燕,丁宁深意,往来却恨重帘碍。约何时再,正春浓酒困,人闲昼永无聊赖。厌厌睡起,犹有花梢日在。
【译文】
她梳妆淡雅风姿绰约,频频回首向我深情顾盼。我知道她已经以心相许,愿与我共结连理合欢。还记得风月天我们在画堂相见,她轻皱双眉甜甜微笑天真无邪。慢慢地走到睡鸭香炉边,在鸾凤屏风背后,她羞怯地解开罗带和我同眠。
自从过了烧灯节后,在踏青挑菜女子中都难把她见。多少次嘱托梁上双燕,为我带去一片深情,却可恨都被重重帘幕隔断。不知何时再能与她相约?如今正春意浓春酒困,人闲无聊昼长夜短。懒洋洋一觉睡醒,太阳还挂在树梢上面。
【评点】
本篇为情恋相思之词。
上片细腻描写和恋人热恋、欢会订情的情景,表现伊人的艳丽多情和欢会时的幸福愉悦。“淡妆多态,更的的、频回眄睐”写的是词人初次与情人相见的情景:只见她梳妆淡雅风姿绰约,频频回首向我深情顾盼。郎有情而妾有意,于是“便认得琴心先许,欲绾合欢双带”。此二句借用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琴声传情的典故,表明二人眉目传情,早已私订终身。“记画堂、风月逢迎,轻颦浅笑娇无奈”,正面描写两人约会时,女子双眉微皱,甜甜微笑的娇俏妩媚。“向睡鸭炉边”以下三句写二人相聚的情景,她慢慢地走到睡鸭香炉边,在鸾凤屏风背后,羞怯地解开罗带和我同眠。
下片写佳会难再的怅恨愁苦、孤独寂寞。上下两片形成鲜明对比,因而突显了深情。“自过了烧灯后,都不见踏青挑菜”二句承上启下,先点出上次约会是烧灯节后,又引出下文说灯节外,踏青节和挑菜节都没有看到心上人的踪影。“几回凭双燕”以下三句,写词人多次设法联系女子,但都被重重帘幕隔断,于是发出“约何时再”的慨叹。末四句写词人此时的状态,如今觉得春浓酒困,人闲无聊就会越发觉得昼长夜短,懒洋洋一觉醒来,太阳还挂在树梢上面。
全篇融叙事、写景、抒情于一炉,将词人与情人相恋的狂欢与离别相思的苦痛心酸娓娓道来,委曲有致。

 

天香

贺铸
烟络横林,山沉远照,迤逦黄昏钟鼓。烛映帘栊,蛩催机杼,共苦清秋风露。不眠思妇,齐应和、几声砧杵。惊动天涯倦宦,骎骎岁华行暮。
当年酒狂自负,谓东君、以春相付。流浪征骖北道,客樯南浦,幽恨无人晤语。赖明月、曾知旧游处,好伴云来,还将梦去。
【译文】
烟雾弥漫丛林,夕阳照着远山,暮色中弯弯山路传来钟鼓声。烛光映照窗帘,蟋蟀催人织布,共受清秋凄风寒露苦楚。夜不成眠的闺人叹息,应和着池边的声声砧杵。惊动了我这天涯游子,叹岁月如流又是一日将暮。
想当年使酒任气轻狂自负,自谓东君把春色向我交付。而我却一会儿跃马北国,一会儿又驾舟浮游南浦,满怀幽恨向谁倾诉?幸好明月知道我的旧游处,它让白云伴我进梦乡,又把我的好梦给他带去。
【评点】
本篇为秋夜倦旅抒愁之词,表达游宦江湖之人悲秋怀人的落寞和孤寂。上片描绘秋夜驿馆的清冷萧索,抒写词人羁旅独居的悲愁。下片慨叹自己坎坷生涯,抒写对友人的怀念。全词笔力遒劲,格调沉郁。朱孝臧称道此词为“横空盘硬语”(《手批东山乐府》)。
上片起首“烟络横林,山沉远照,迤逦黄昏钟鼓”三句勾勒出一幅气象苍茫空阔的画面,字字精练,于豪放壮美之中透出一丝悲凉。其中“络”、“沉”、“迤逦”三个词可谓词人精心锤炼所得。“烟”因“络”而游动,一个“络”字,形象而准确地写出树林被烟雾笼罩的情景,并赋予了烟雾以动态之美。“山”和“远照”之间着一“沉”字,境界全出,落日的余晖渐渐消失在群山之后的动态之美被刻画了出来。“钟鼓”前“迤逦”二字,准确地写出了钟声断断续续而又悠长不绝的特点。以上为词人登高望远时所见之景,而这种空旷的景象顿时使人感到阵阵寒意,于是词人又把目光转向近处。“烛映帘栊,蛩催机杼”,摇曳的烛光映照着窗帘,声声蟋蟀的哀鸣好像在催促彻夜不眠的思妇们加快机织的速度。词人现在也是孤身一人,形单影只,于是与蟋蟀、思妇们一起,共同感受凄风寒露的悲苦。思妇们为了赶在天寒地冻的天气到来之前,为在外远征的丈夫送去暖和的冬衣,现在都彻夜不眠地赶制着。那一声声砧杵声互相应和,每一声都充满了深深的哀怨,词人听后,不由得感叹时间飞逝,一年又要过去了,更加深了心中的惆怅之情。
在上片中,词人主要写了秋夜在驿馆中的所见所感,“惊动天涯倦客”中“惊”字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从而唤起了词人对自己曾经意气风发的回忆。词人曾在另一首词作《六州歌头》中这样写自己年轻时意气风发的生活:“少年侠气,交结五都雄。肝胆洞,毛发耸。立谈中,死生同,一诺千金重。……呼鹰嗾犬,白羽摘雕弓,狡穴俄空。”其实这也正是词人在本词下片中提到的“当年酒狂自负”的情景。想当年,词人意气风发,于是“谓东君,以春相付”,觉得自己的前程一片光明,没想到却仕途坎坷。“流浪征骖北道,客樯南浦”中的“北道”、“南浦”,二者一北一南,一陆一水,把词人羁旅漂泊的生活形象地概括了出来。然而,“幽恨无人晤语”,词人胸中积存了太多的愁闷,却没有人可以倾诉,于是词人情不自禁地产生了“赖明月、曾知旧游处,好伴云来,还将梦去”的幻想。词人希望明月能陪伴旧日知己化作彩云飞到自己的梦中,同时也希望明月能将自己的梦带给旧日知己。由此,词人把自己对过去美好生活的怀念以及对旧日知己的思念之情淋漓尽致地表达了出来。结尾三句以健笔抒柔情,构想之奇特,令人称道。
本词在很多地方都运用了对比手法,如从时间上,当年与如今对比;从形象上,“狂生”与“倦宦”对比;从心情上,“自负”与“幽恨”对比……统观全词,我们不难感觉出笼罩在其上的深沉的基调、灰暗的色彩,而“当年酒狂自负,谓东君、以春相付”三句又好像给全词涂抹了一丝亮色,与全词基调形成鲜明的对比。不过,结合其他对比来看,词人刻意涂抹的这一丝亮色其实恰恰加深了全词灰暗的基调。这正体现了艺术辩证法的魅力。

 

减字浣溪沙

贺铸
楼角初销一缕霞,淡黄杨柳暗栖鸦。玉人和月摘梅花。
笑撚粉香归洞户,更垂帘幕护窗纱。东风寒似夜来些。
【译文】
楼角上刚消散一抹晚霞,淡黄色柳枝上暗栖着乌鸦。美人正乘着明月采摘梅花。
她笑捻着梅花回到闺房,又放下帘幕遮护窗纱。夜风劲吹寒意有些添加。
【评点】
本篇为闺情词,全篇写景却又句句含情。词人以白描手法描写女子和月摘梅的情景,表现女子惜花爱春的美好情怀,同时又流露出对独处深闺的美人的倾慕和爱恋。
上片描写的是室外的景色。“楼角初销一缕霞”写在楼角的上面,一抹美丽的晚霞渐渐消散,给读者展开一幅充满动感的图画。“淡黄杨柳暗栖鸦”点出此时为初春的景色,只见那淡黄色柳枝上,有乌鸦栖息的身影。词人着一“暗”字,境界全出,渲染出清幽美好的氛围。“玉人和月摘梅花”写得更美,玉人,本来是如玉一样的美人;而月下的玉人,则更是美不胜收;月下的梅花,那该是一幅“暗香浮动”的画面吧。此处正是“以境衬人”,明月美,梅花美,那玉人当然是更美了。我们可以想象一下,这位如花似玉的佳人,趁着银白似水的月光,采摘暗香浮动的梅花,此时此刻,月、花、人三美相映,是何等美好的意境!短短七个字即向读者勾勒出一幅清丽美好的画面,让人有超凡脱俗的感觉。
下片描写的是室内的情景,主要表现了玉人的内心世界。“笑撚粉香归洞”写美人笑着手捻梅花回到闺房的情景,令人仿佛听到了她的声音,还产生了追逐她踪迹的愿望。为何“笑”?词中并未点破,难道是因梅花的清新气息让人喜悦,于是不由自主地会心而笑,还是因为想起了什么其他让人高兴的事情来?词人深藏不露,给读者留下了想象的空间。“更垂帘幕护窗纱”写美人的动作,只见她又放下帘幕,让它遮护住窗纱。因为此时东风吹起,屋子比入夜时冷了许多,放下帘幕是为了暖和一些。“更”字点出天天如此,早成为一种习惯,可见词人观察玉人已很久了,暗含早已倾慕佳人很多时日。“东风寒似夜来些”写得极为精妙,既承接上文,补充说明了“垂帘”的原因,又呼应了上片从晚霞消散到月亮初上的情节。此句虽表面写美人微感春寒的情景,实则隐含了词人月下看人的心情,可以想象他眼见佳人关窗闭户,一切美景消逝,而生出的怅惘与失落。
全词写景潇洒出尘,语言绮丽清新,意境清丽幽深,给人以美的享受。

 

石州慢

贺铸
薄雨收寒,斜照弄晴,春意空阔。长亭柳色才黄,倚马何人先折。烟横水际,映带几点归鸿,东风销尽龙沙雪。犹记出关来,恰如今时节。
将发,画酒楼芳酒,红泪清歌,顿成轻别。已是经年,杳杳音尘都绝。欲知方寸,共有几许新愁?芭蕉不展丁香结。憔悴一天涯,两厌厌风月。
【译文】
小雨过后略有轻寒,夕阳斜照天空放晴,春意分外空旷辽阔。长亭边的柳枝刚露嫩黄,就不知是谁牵马先已采折。烟霭漫空春水融融,水天间有归鸿几点,东风已化尽了荒原雪。还记得当年出关北上,恰也是而今这个时节。
想那次将出发分手时,她在画楼饯行,红泪伴着清歌,霎时我们就轻易相别。到如今已过一年,她杳无踪影音信全断绝。要知道我的内心,一共有多少新愁,就像那不舒展的芭蕉和丁香结。独自一人在天涯,风月两地都苦闷愁郁。
【评点】
这是一首相思怀人之作。
上片写景,景中含情。开篇三句总写,点出时间节气。“弄晴”二字,写骤雨初歇,斜阳西挂,人间万物焕然一新,满目山河春意盎然。随后开始细写,按从远到近的顺序渲染景色——柳色新黄,离人先折,烟横水漫,归鸿点点。近景细致生动,远景苍茫阔大,物象之间秩序井然,运笔如神肆意多姿。“东风”一句,笔势一折,写塞北春光。结尾两句,总揽一笔,使前文所绘之景虚实莫辨,隐含着词人思绪流动的痕迹。“出关”承上启下,同时也点出这是造成自己和情人千里相隔的因由,金针暗度,堪称妙笔。
下片写别情离恨,浩渺愁思。首句上承“犹记”,写饯别的情景。“将发”二字,精短传神;“清”字写歌之悲戚。然后写相思之情,一别经年,音信断绝。随后写离恨,以问句引出,化用前人诗句。最后以两个比喻作答:“芭蕉不展”言愁绪难消;“丁香结”写愁心深锁,化无形为有形,生动形象。最后两句更进一层,两人千里相隔,音书难寄,再会无期,个中愁怨,自然令人“憔悴”,甚至连“风月”也被离愁所笼罩,这既突出了离愁之深广,又与上文的景物描写相呼应,情景交融。
这首词用语新奇,构思精巧,情思哀婉,体现了词人“工于言情”的词风。

 

蝶恋花

贺铸
几许伤春春复暮,杨柳清阴,偏碍游丝度。天际小山桃叶步,白蘋花满湔裙处。
竟日微吟长短句,帘影灯昏,心寄胡琴语。数点雨声风约住,朦胧淡月云来去。
【译文】
多少回伤春又到了春暮,杨柳树浓浓的清阴,妨碍着游丝过度。远处的小山边是桃叶埠,白花盛开的河边是她洗裙处。
我整天轻声吟诵诗句,在帘影之下暗灯前,让胡琴声把我心声吐。几点雨声被风止住,月色朦胧薄云飘来飘去。
【评点】
本篇为伤春怀人之词。词以柳阴浓密透不过游丝的夸张描写表现暮春特色,抒写寂寞情怀,含蓄地表现对伊人的思念和离别后的失落惆怅。
上片写伤春。“几许伤春春复暮”一句,写出对春逝的无可奈何之感:多少回伤春又到了春暮;“杨柳清阴,偏碍游丝度”二句,勾勒出一幅浓阴清凉、游丝弥漫的典型的暮春时节图画。此二句为因果关系,正是因为杨柳浓浓的清阴,才导致了游丝过度。“偏碍”二字用得精妙,以拟人的手法写出春日柳絮乱飞的场面,充满感情。“天际小山桃叶步,白花满湔裙处”二句,含蓄地写出词人朦胧的感情,暗示了词人曾有一段与王献之桃叶渡江类似的恋情,而她曾在这白花盛开的河边洗过自己的衣裙。因此词人看到眼前的白花,兀自伤心,流露出对昔日恋人深深的怀恋之情。“天际”二字表明两人此刻遥远,为下片的抒情做好了铺垫。
下片抒写分别后自己的相思之苦。“竟日微吟长短句,帘影灯昏,心寄胡琴语”写独自一人的寂寥和郁闷。三句的意思是:我整天轻声吟诵诗句,在帘影之下暗灯前,独自弹奏琵琶,只是为了抒发心曲。以沉闷的氛围烘托出灰暗的心境,虽未直接写思念的凄苦,但“竟日微吟”、灯下操琴两个细节,给人留下想象的空间,足以代替无数思念的忧伤语。“数点雨声风约住,朦胧淡月云来去。”写暮春多变的气候,几点雨声刚被风止住,月亮就升起来了,薄云飘来飘去。此二句为本词的名句,既表现了词人内心的迷茫,又暗示了词人一夜未睡,表明思念之深。
全词寓情于景,幽隐婉曲。

 

浣溪沙

贺铸
不信芳春厌老人,老人几度送余春。惜春行乐莫辞频。
巧笑艳歌皆我意,恼花颠酒拼君瞋。物情惟有醉中真。
【译文】
不相信春天偏厌恶老人,老人还能有几回送暮春?珍惜春光及时行乐,莫要推辞太频繁。
巧媚的笑容、柔艳的歌吟都合我的心意,醉酒任凭别人恼怒,人间感情只有醉中最真。
【评点】
作为宋代帝王的宾裔,同时其妻又为宗室之女,贺铸在仕途上本应平步青云、一帆风顺的。然而,由于贺铸本人不媚权贵,又喜欢议论朝政,所以他并没有如人们所想的那样飞黄腾达,反而是一生抑郁不得志,最后找了个寂静之处,纵情于山水诗酒,过起了隐居生活。尽管如此,他仍经常对社会现实流露出愤懑不平之气。本篇为词人晚年抒怀之作。词人以乐观豁达的态度表现了年老心不老、珍惜春日、及时行乐的豪情。但是在佯狂的腔调中,似也有愤懑不平的声音,寄寓着无尽的壮志难酬之情。上片为伤春、惜春之语,其中流露出词人对人到暮年的感叹。开篇“不信芳春厌老人”一句总领全词,写自己不信这美好的春色厌弃自己这样一位老人。从另一个角度分析,这句其实是在说,自己虽然已经年老,但人老心不老,依然热爱美好的春色。接着,词人通过叙述老人与春的关系,得出结论:我要趁着这大好的春光及时行乐,这样才不辜负大好的春色。
下片描绘在大好春光中纵情欢乐的情态。“巧笑艳歌”让词人不禁回忆起了自己年轻时的风流快活,抒发了词人人老心痴情亦颠的感慨。“恼花”写出了词人深爱繁花,而繁花却匆匆凋零的烦恼。于是,词人便赶紧趁此时繁花尚未落尽,饮酒赏花,使自己陶醉于繁花之中,最后达到了浑然忘我、花我一体的境界,哪管别人怎么看,唯有自己尽兴足矣。“巧笑艳歌”、“恼花颠酒”都进一步流露出词人惜春的情感。“物情惟有醉中真”一句点明自己醉酒癫狂的原因,只有这样,才能使自己获得超脱于尘俗的乐趣。透过词人表面上沉溺于醉乡的佯狂姿态,我们不难体会其内心升腾起的一股愤懑不平之气,不难看出他对人生不得志的无奈和挣扎。
全词没有委婉曲折的隐晦之语,句句都是直抒胸臆,豪放而洒脱,给人一种疏旷之感。

 

望湘人

贺铸
厌莺声到枕,花气动帘,醉魂愁梦相半。被惜余薰,带惊剩眼。几许伤春春晚。泪竹痕鲜,佩兰香老,湘天浓暖。记小江风月佳时,屡约非烟游伴。
须信鸾弦易断。奈云和再鼓,曲终人远。认罗袜无踪,旧处弄波清浅。青翰棹舣,白蘋洲畔。尽目临皋飞观。不解寄、一字相思,幸有归来双燕。
【译文】
讨厌那黄莺声传到枕边,心烦那鲜花芳香进到房间,它让我半醉半愁好梦难圆。锦被还留着她身体余香,而我的腰带却又空了多眼,多少次伤春又到春晚。湘妃竹泪痕正鲜,春兰已花谢香散,湘中春暮天气温暖。曾记得江上风清月明之时,我多次约她相伴游玩。
想来琴弦最容易断,如今再把琴弹,一曲既终她就远去不返。要寻找她已无影无踪,旧游处只见江水清浅。我把涂着青色的船靠岸,停在白洲畔。整日里登楼极目远望,却不见她寄来一封书信,好在伴我的还有归来双燕。
【评点】
本篇为春夜怀人之词。
上片写伤春伤离、醉愁交织、迷离恍惚的愁绪,融会惜春、怀人等多种感受,并借欢景反衬愁情。前三句从室外写到室内,景中抒情。黄莺的啼声传到枕边,鲜花的芳香飘进房间,本来是一幅春光明媚、欣欣向荣的景色,前面却着一“厌”字,欢乐之景顷刻转为悲哀之情,变柔媚之辞为沉痛之语;“醉魂愁梦相半”进一步深化忧愁。“被惜”三句描写的是室内的景物,点明“醉魂愁梦”的缘由。词人用“惜”字抒发了睹物思人、物是人非的哀愁,“惊”字点出相思之苦,写尽形销骨立的憔悴。“伤春”承接上文,“春晚”引出下文,刻意点出春色已晚,包含了对时光匆匆的无奈和悲哀,以及对与情人昔日共度的年华一去不复的痛苦。此三句情感复杂,语气沉重。“泪竹”三句情景交融,春意盎然的天气里,湘妃竹泪痕正鲜,春兰已花谢香散,湘中春暮天气温暖。看着怎能不让人徒生伤感?末二句亦景亦情,回忆旧日情事,振起上片。
下片抒写情侣离散后的孤寂惆怅。前两句承上启下,借琴弦易断,暗指与情人分离,一曲既终她就远去不返。“认罗袜无踪”以下五句,写的是词人极目所见,看到的都是旧日的景物,却不见昔日情人的袅袅身影。“不解寄、一字相思”伊人一去,音信全无,心中的愁苦无处言说,于是自我安慰:“幸有归来双燕。”内心的情意只能寄托给燕归,几多心酸,几多凄凉。

 

天门谣

登采石峨眉亭
贺铸
牛渚天门险,限南北、七雄豪占。清雾敛,与闲人登览。
待月上潮平波滟滟,塞管轻吹新阿滥。风满槛,历历数、西州更点。
【译文】
牛渚矶天门地势险要,先后被七国君主争占。如今薄雾散尽,可以让闲人登亭观览。
等到月上潮平水波滟滟,羌笛轻悠悠吹奏古曲阿滥堆。夜风灌满了栏槛,一声一声传来西州更鼓点点。
【评点】
这是词人登采石峨眉亭时所写的一首怀古之作。篇幅虽短而笔势遒劲,开阖自如,可见词人深厚的艺术功力。
上片以雄劲笔力描绘天门山的险峻和历史上群豪纷争的状况。如此要地如今却只供“闲人登览”,其中可见词人兴亡之慨。“牛渚天门险,限南北、七雄豪占”写的是天门山险要的地理形势和巨大的历史作用。滔滔的长江水,贯通南北。各代的小朝廷每每建都金陵,倚仗长江的天险,从而遏止北方的强敌南下进攻。当涂正处在金陵的上游,位置极为重要;而牛渚、天门正是金陵的西方门户。“清雾敛,与闲人登览”意思是雾气消散,正好适宜人们登亭观览。“与”字用得精妙,同“予”,是“放”的意思,这拟人化的比喻,使原本没有生命的“雾”在词人的笔下活了起来。
下片想象月夜天门山的景色,水波、羌笛以及更点,表现了夜色的清幽宁静,见出词人心胸之旷达。“月上潮平波滟滟”写的是月上潮平水波明亮荡漾的情景,词人不写江声山色,反而写月上潮平、笛吹风起,可见其匠心独具,也反映了词人旷达的心胸。波光粼粼,江风阵阵,此时突然传来“塞管轻吹新阿滥”。“塞管”指的是羌笛,塞上多用笛子伴奏,故称。“阿滥”是唐朝的笛曲名。这两句收到了两重效果:首先,以虚写实,避实就虚,境界朦胧,非比寻常;其次,如此美丽景象,自然让人流连忘返。“风满槛,历历数、西州更点”写夜风满槛,西州更点,仿佛历历在数,给人一种世事变迁而时空无限之感,意境旷达深远。
全词剑拔弩张与消闲情趣并存,读来令人荡气回肠。

 

感皇恩

贺铸
兰芷满汀洲,游丝横路。罗袜尘生步,迎顾,整鬟颦黛,脉脉两情难语。细风吹柳絮,人南渡。
回首旧游,山无重数。花底深朱户。何处?半黄梅子,向晚一帘疏雨。断魂分付与,春将去。
【译文】
兰草芷草长满了汀洲,重重游丝蛛网横挡小路。她步履轻盈走来,一边走一边看,略整发髻愁皱双眉,我俩深情相望默默无语。微风吹得柳絮纷飞,只见她登上小舟向南行去。
回头看那旧游之地,只有山峦无数连绵起伏。百花深处的红楼,如今可在何处?梅子已经半黄,傍晚又落下一阵细雨。我这断肠心,只好交给那暮春带去。
【评点】
本篇写路遇佳丽,虽然二人脉脉含情却并没有互诉衷曲,佳丽即匆匆离去,留下深深的怅恨和相思,抒写了可遇却不可得的遗憾之情。
上片写词人与心上人两情相悦,而又不能互诉衷情的情景。“兰芷满汀洲,游丝横路”写景,水边的空地上长满了兰草芷草,重重的游丝珠网横档小路。在这样一个春风和煦、柔丝飘荡的日子,只见她“罗袜尘生步,迎顾,整鬟颦黛”,伊人步履轻盈走来,一边走一边看,略整发髻愁皱双眉。“脉脉两情难语”生动传神,将词人与佳人眉目传情而又难诉衷肠的忧愁抒写得凄婉动人,也暗示爱情被意外的变革所阻碍。“细风吹柳絮,人南渡”写情人离开的情景,微风吹得柳絮纷飞,只见她登上小舟向南行去。词中所出现的佳人,翩翩而来,却又倏然消失,给人留下亦真亦幻、难以捉摸、行踪不定的印象。这样超凡的美人,其实正是词人心中求之而不得的理想境界的体现。
下片写分别后深深的落寞和相思的愁苦。“回首旧游,山无重数”写昔日苦苦追寻的情景。无数连绵起伏的山峦阻碍了词人的回首,暗示执著追求时遇到了重重阻力。“花底深朱户。何处”写心中佳人不知去向,实际上是指心中的爱情理想不容易、也不可能实现,流露出深深的遗憾和无奈之情。“半黄梅子,向晚一帘疏雨”转而描写眼前的景色,此时梅子已经半黄,傍晚又落下一阵细雨。“断魂分付与,春将去”收束全词,直抒胸臆,抒发了青春已逝、真爱难寻的痛感,也有壮志未酬的遗憾和怅然。
全词空灵清疏,意象扑朔迷离,情蕴深婉。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贺铸,贺铸的词
广告

热门搜索

相关文章

广告
东方铜牛网 |名家

贺铸的词全文赏析

admin

|

青玉案

贺铸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华年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
飞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若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译文】
她轻盈的脚步没有过横塘路,我伤心地目送她飘然远去。这锦绣年华可和谁共度?是在月下桥边花院里?还是在有花窗的朱门大户?只有春风才知道她的住处。
白云飘浮城郊已到日暮,我提笔写下断肠诗句。若问我的愁情究竟有多少?就像那一望无垠的烟草地,满城翻飞的柳絮,和梅子黄时的绵绵细雨。
【评点】
本篇为相思怀人之词,是词人晚年退隐苏州期间所作。
上片写偶遇佳丽生起眷慕相思和无缘相见的惆怅之情。“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写美人走路的姿态,出自曹植《洛神赋》中的诗句“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只见她迈着轻盈的步伐,姗姗地走过横塘的道路,我一路目送她飘然远去,从一片芳尘之中追寻她的踪迹。“锦瑟华年谁与度”谓曰这锦绣年华可和谁共度?词人以反问的语气抒发了内心的怅惘之情。“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四句,写的是词人想象美人的去处的情景,是在月下桥边花院里?还是在有花窗的朱门大户?但却无从知道,于是感叹一声:“只有春知处。”大概只有春风才知道她的住处。含蓄地抒发了对美人的思恋之情。
下片写幽居寂寞积郁难抒的愁情。“飞云冉冉蘅皋暮”是写景,白云飘浮城郊,笼罩着生长香草的水边高地,此时已是日暮时分。“彩笔新题断肠句”化用江淹的典故,写诗人手中有了五彩笔,写下的却是断肠的诗句,可见凄楚之深,愁苦之重。“若问闲愁都几许”是一个设问句,旨在引出下文,若问我的愁情究竟有多少?就像那一望无垠的草地,满城翻飞的柳絮和梅子黄时的绵绵细雨。“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叠用三种凄清景色喻愁,极贴切巧妙,为千古名句。

 

薄幸

贺铸
淡妆多态,更的的、频回眄睐。便认得琴心先许,欲绾合欢双带。记画堂、风月逢迎,轻颦浅笑娇无奈。向睡鸭炉边,翔鸳屏里,羞把香罗暗解。
自过了烧灯后,都不见、踏青挑菜。几回凭双燕,丁宁深意,往来却恨重帘碍。约何时再,正春浓酒困,人闲昼永无聊赖。厌厌睡起,犹有花梢日在。
【译文】
她梳妆淡雅风姿绰约,频频回首向我深情顾盼。我知道她已经以心相许,愿与我共结连理合欢。还记得风月天我们在画堂相见,她轻皱双眉甜甜微笑天真无邪。慢慢地走到睡鸭香炉边,在鸾凤屏风背后,她羞怯地解开罗带和我同眠。
自从过了烧灯节后,在踏青挑菜女子中都难把她见。多少次嘱托梁上双燕,为我带去一片深情,却可恨都被重重帘幕隔断。不知何时再能与她相约?如今正春意浓春酒困,人闲无聊昼长夜短。懒洋洋一觉睡醒,太阳还挂在树梢上面。
【评点】
本篇为情恋相思之词。
上片细腻描写和恋人热恋、欢会订情的情景,表现伊人的艳丽多情和欢会时的幸福愉悦。“淡妆多态,更的的、频回眄睐”写的是词人初次与情人相见的情景:只见她梳妆淡雅风姿绰约,频频回首向我深情顾盼。郎有情而妾有意,于是“便认得琴心先许,欲绾合欢双带”。此二句借用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琴声传情的典故,表明二人眉目传情,早已私订终身。“记画堂、风月逢迎,轻颦浅笑娇无奈”,正面描写两人约会时,女子双眉微皱,甜甜微笑的娇俏妩媚。“向睡鸭炉边”以下三句写二人相聚的情景,她慢慢地走到睡鸭香炉边,在鸾凤屏风背后,羞怯地解开罗带和我同眠。
下片写佳会难再的怅恨愁苦、孤独寂寞。上下两片形成鲜明对比,因而突显了深情。“自过了烧灯后,都不见踏青挑菜”二句承上启下,先点出上次约会是烧灯节后,又引出下文说灯节外,踏青节和挑菜节都没有看到心上人的踪影。“几回凭双燕”以下三句,写词人多次设法联系女子,但都被重重帘幕隔断,于是发出“约何时再”的慨叹。末四句写词人此时的状态,如今觉得春浓酒困,人闲无聊就会越发觉得昼长夜短,懒洋洋一觉醒来,太阳还挂在树梢上面。
全篇融叙事、写景、抒情于一炉,将词人与情人相恋的狂欢与离别相思的苦痛心酸娓娓道来,委曲有致。

 

天香

贺铸
烟络横林,山沉远照,迤逦黄昏钟鼓。烛映帘栊,蛩催机杼,共苦清秋风露。不眠思妇,齐应和、几声砧杵。惊动天涯倦宦,骎骎岁华行暮。
当年酒狂自负,谓东君、以春相付。流浪征骖北道,客樯南浦,幽恨无人晤语。赖明月、曾知旧游处,好伴云来,还将梦去。
【译文】
烟雾弥漫丛林,夕阳照着远山,暮色中弯弯山路传来钟鼓声。烛光映照窗帘,蟋蟀催人织布,共受清秋凄风寒露苦楚。夜不成眠的闺人叹息,应和着池边的声声砧杵。惊动了我这天涯游子,叹岁月如流又是一日将暮。
想当年使酒任气轻狂自负,自谓东君把春色向我交付。而我却一会儿跃马北国,一会儿又驾舟浮游南浦,满怀幽恨向谁倾诉?幸好明月知道我的旧游处,它让白云伴我进梦乡,又把我的好梦给他带去。
【评点】
本篇为秋夜倦旅抒愁之词,表达游宦江湖之人悲秋怀人的落寞和孤寂。上片描绘秋夜驿馆的清冷萧索,抒写词人羁旅独居的悲愁。下片慨叹自己坎坷生涯,抒写对友人的怀念。全词笔力遒劲,格调沉郁。朱孝臧称道此词为“横空盘硬语”(《手批东山乐府》)。
上片起首“烟络横林,山沉远照,迤逦黄昏钟鼓”三句勾勒出一幅气象苍茫空阔的画面,字字精练,于豪放壮美之中透出一丝悲凉。其中“络”、“沉”、“迤逦”三个词可谓词人精心锤炼所得。“烟”因“络”而游动,一个“络”字,形象而准确地写出树林被烟雾笼罩的情景,并赋予了烟雾以动态之美。“山”和“远照”之间着一“沉”字,境界全出,落日的余晖渐渐消失在群山之后的动态之美被刻画了出来。“钟鼓”前“迤逦”二字,准确地写出了钟声断断续续而又悠长不绝的特点。以上为词人登高望远时所见之景,而这种空旷的景象顿时使人感到阵阵寒意,于是词人又把目光转向近处。“烛映帘栊,蛩催机杼”,摇曳的烛光映照着窗帘,声声蟋蟀的哀鸣好像在催促彻夜不眠的思妇们加快机织的速度。词人现在也是孤身一人,形单影只,于是与蟋蟀、思妇们一起,共同感受凄风寒露的悲苦。思妇们为了赶在天寒地冻的天气到来之前,为在外远征的丈夫送去暖和的冬衣,现在都彻夜不眠地赶制着。那一声声砧杵声互相应和,每一声都充满了深深的哀怨,词人听后,不由得感叹时间飞逝,一年又要过去了,更加深了心中的惆怅之情。
在上片中,词人主要写了秋夜在驿馆中的所见所感,“惊动天涯倦客”中“惊”字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从而唤起了词人对自己曾经意气风发的回忆。词人曾在另一首词作《六州歌头》中这样写自己年轻时意气风发的生活:“少年侠气,交结五都雄。肝胆洞,毛发耸。立谈中,死生同,一诺千金重。……呼鹰嗾犬,白羽摘雕弓,狡穴俄空。”其实这也正是词人在本词下片中提到的“当年酒狂自负”的情景。想当年,词人意气风发,于是“谓东君,以春相付”,觉得自己的前程一片光明,没想到却仕途坎坷。“流浪征骖北道,客樯南浦”中的“北道”、“南浦”,二者一北一南,一陆一水,把词人羁旅漂泊的生活形象地概括了出来。然而,“幽恨无人晤语”,词人胸中积存了太多的愁闷,却没有人可以倾诉,于是词人情不自禁地产生了“赖明月、曾知旧游处,好伴云来,还将梦去”的幻想。词人希望明月能陪伴旧日知己化作彩云飞到自己的梦中,同时也希望明月能将自己的梦带给旧日知己。由此,词人把自己对过去美好生活的怀念以及对旧日知己的思念之情淋漓尽致地表达了出来。结尾三句以健笔抒柔情,构想之奇特,令人称道。
本词在很多地方都运用了对比手法,如从时间上,当年与如今对比;从形象上,“狂生”与“倦宦”对比;从心情上,“自负”与“幽恨”对比……统观全词,我们不难感觉出笼罩在其上的深沉的基调、灰暗的色彩,而“当年酒狂自负,谓东君、以春相付”三句又好像给全词涂抹了一丝亮色,与全词基调形成鲜明的对比。不过,结合其他对比来看,词人刻意涂抹的这一丝亮色其实恰恰加深了全词灰暗的基调。这正体现了艺术辩证法的魅力。

 

减字浣溪沙

贺铸
楼角初销一缕霞,淡黄杨柳暗栖鸦。玉人和月摘梅花。
笑撚粉香归洞户,更垂帘幕护窗纱。东风寒似夜来些。
【译文】
楼角上刚消散一抹晚霞,淡黄色柳枝上暗栖着乌鸦。美人正乘着明月采摘梅花。
她笑捻着梅花回到闺房,又放下帘幕遮护窗纱。夜风劲吹寒意有些添加。
【评点】
本篇为闺情词,全篇写景却又句句含情。词人以白描手法描写女子和月摘梅的情景,表现女子惜花爱春的美好情怀,同时又流露出对独处深闺的美人的倾慕和爱恋。
上片描写的是室外的景色。“楼角初销一缕霞”写在楼角的上面,一抹美丽的晚霞渐渐消散,给读者展开一幅充满动感的图画。“淡黄杨柳暗栖鸦”点出此时为初春的景色,只见那淡黄色柳枝上,有乌鸦栖息的身影。词人着一“暗”字,境界全出,渲染出清幽美好的氛围。“玉人和月摘梅花”写得更美,玉人,本来是如玉一样的美人;而月下的玉人,则更是美不胜收;月下的梅花,那该是一幅“暗香浮动”的画面吧。此处正是“以境衬人”,明月美,梅花美,那玉人当然是更美了。我们可以想象一下,这位如花似玉的佳人,趁着银白似水的月光,采摘暗香浮动的梅花,此时此刻,月、花、人三美相映,是何等美好的意境!短短七个字即向读者勾勒出一幅清丽美好的画面,让人有超凡脱俗的感觉。
下片描写的是室内的情景,主要表现了玉人的内心世界。“笑撚粉香归洞”写美人笑着手捻梅花回到闺房的情景,令人仿佛听到了她的声音,还产生了追逐她踪迹的愿望。为何“笑”?词中并未点破,难道是因梅花的清新气息让人喜悦,于是不由自主地会心而笑,还是因为想起了什么其他让人高兴的事情来?词人深藏不露,给读者留下了想象的空间。“更垂帘幕护窗纱”写美人的动作,只见她又放下帘幕,让它遮护住窗纱。因为此时东风吹起,屋子比入夜时冷了许多,放下帘幕是为了暖和一些。“更”字点出天天如此,早成为一种习惯,可见词人观察玉人已很久了,暗含早已倾慕佳人很多时日。“东风寒似夜来些”写得极为精妙,既承接上文,补充说明了“垂帘”的原因,又呼应了上片从晚霞消散到月亮初上的情节。此句虽表面写美人微感春寒的情景,实则隐含了词人月下看人的心情,可以想象他眼见佳人关窗闭户,一切美景消逝,而生出的怅惘与失落。
全词写景潇洒出尘,语言绮丽清新,意境清丽幽深,给人以美的享受。

 

石州慢

贺铸
薄雨收寒,斜照弄晴,春意空阔。长亭柳色才黄,倚马何人先折。烟横水际,映带几点归鸿,东风销尽龙沙雪。犹记出关来,恰如今时节。
将发,画酒楼芳酒,红泪清歌,顿成轻别。已是经年,杳杳音尘都绝。欲知方寸,共有几许新愁?芭蕉不展丁香结。憔悴一天涯,两厌厌风月。
【译文】
小雨过后略有轻寒,夕阳斜照天空放晴,春意分外空旷辽阔。长亭边的柳枝刚露嫩黄,就不知是谁牵马先已采折。烟霭漫空春水融融,水天间有归鸿几点,东风已化尽了荒原雪。还记得当年出关北上,恰也是而今这个时节。
想那次将出发分手时,她在画楼饯行,红泪伴着清歌,霎时我们就轻易相别。到如今已过一年,她杳无踪影音信全断绝。要知道我的内心,一共有多少新愁,就像那不舒展的芭蕉和丁香结。独自一人在天涯,风月两地都苦闷愁郁。
【评点】
这是一首相思怀人之作。
上片写景,景中含情。开篇三句总写,点出时间节气。“弄晴”二字,写骤雨初歇,斜阳西挂,人间万物焕然一新,满目山河春意盎然。随后开始细写,按从远到近的顺序渲染景色——柳色新黄,离人先折,烟横水漫,归鸿点点。近景细致生动,远景苍茫阔大,物象之间秩序井然,运笔如神肆意多姿。“东风”一句,笔势一折,写塞北春光。结尾两句,总揽一笔,使前文所绘之景虚实莫辨,隐含着词人思绪流动的痕迹。“出关”承上启下,同时也点出这是造成自己和情人千里相隔的因由,金针暗度,堪称妙笔。
下片写别情离恨,浩渺愁思。首句上承“犹记”,写饯别的情景。“将发”二字,精短传神;“清”字写歌之悲戚。然后写相思之情,一别经年,音信断绝。随后写离恨,以问句引出,化用前人诗句。最后以两个比喻作答:“芭蕉不展”言愁绪难消;“丁香结”写愁心深锁,化无形为有形,生动形象。最后两句更进一层,两人千里相隔,音书难寄,再会无期,个中愁怨,自然令人“憔悴”,甚至连“风月”也被离愁所笼罩,这既突出了离愁之深广,又与上文的景物描写相呼应,情景交融。
这首词用语新奇,构思精巧,情思哀婉,体现了词人“工于言情”的词风。

 

蝶恋花

贺铸
几许伤春春复暮,杨柳清阴,偏碍游丝度。天际小山桃叶步,白蘋花满湔裙处。
竟日微吟长短句,帘影灯昏,心寄胡琴语。数点雨声风约住,朦胧淡月云来去。
【译文】
多少回伤春又到了春暮,杨柳树浓浓的清阴,妨碍着游丝过度。远处的小山边是桃叶埠,白花盛开的河边是她洗裙处。
我整天轻声吟诵诗句,在帘影之下暗灯前,让胡琴声把我心声吐。几点雨声被风止住,月色朦胧薄云飘来飘去。
【评点】
本篇为伤春怀人之词。词以柳阴浓密透不过游丝的夸张描写表现暮春特色,抒写寂寞情怀,含蓄地表现对伊人的思念和离别后的失落惆怅。
上片写伤春。“几许伤春春复暮”一句,写出对春逝的无可奈何之感:多少回伤春又到了春暮;“杨柳清阴,偏碍游丝度”二句,勾勒出一幅浓阴清凉、游丝弥漫的典型的暮春时节图画。此二句为因果关系,正是因为杨柳浓浓的清阴,才导致了游丝过度。“偏碍”二字用得精妙,以拟人的手法写出春日柳絮乱飞的场面,充满感情。“天际小山桃叶步,白花满湔裙处”二句,含蓄地写出词人朦胧的感情,暗示了词人曾有一段与王献之桃叶渡江类似的恋情,而她曾在这白花盛开的河边洗过自己的衣裙。因此词人看到眼前的白花,兀自伤心,流露出对昔日恋人深深的怀恋之情。“天际”二字表明两人此刻遥远,为下片的抒情做好了铺垫。
下片抒写分别后自己的相思之苦。“竟日微吟长短句,帘影灯昏,心寄胡琴语”写独自一人的寂寥和郁闷。三句的意思是:我整天轻声吟诵诗句,在帘影之下暗灯前,独自弹奏琵琶,只是为了抒发心曲。以沉闷的氛围烘托出灰暗的心境,虽未直接写思念的凄苦,但“竟日微吟”、灯下操琴两个细节,给人留下想象的空间,足以代替无数思念的忧伤语。“数点雨声风约住,朦胧淡月云来去。”写暮春多变的气候,几点雨声刚被风止住,月亮就升起来了,薄云飘来飘去。此二句为本词的名句,既表现了词人内心的迷茫,又暗示了词人一夜未睡,表明思念之深。
全词寓情于景,幽隐婉曲。

 

浣溪沙

贺铸
不信芳春厌老人,老人几度送余春。惜春行乐莫辞频。
巧笑艳歌皆我意,恼花颠酒拼君瞋。物情惟有醉中真。
【译文】
不相信春天偏厌恶老人,老人还能有几回送暮春?珍惜春光及时行乐,莫要推辞太频繁。
巧媚的笑容、柔艳的歌吟都合我的心意,醉酒任凭别人恼怒,人间感情只有醉中最真。
【评点】
作为宋代帝王的宾裔,同时其妻又为宗室之女,贺铸在仕途上本应平步青云、一帆风顺的。然而,由于贺铸本人不媚权贵,又喜欢议论朝政,所以他并没有如人们所想的那样飞黄腾达,反而是一生抑郁不得志,最后找了个寂静之处,纵情于山水诗酒,过起了隐居生活。尽管如此,他仍经常对社会现实流露出愤懑不平之气。本篇为词人晚年抒怀之作。词人以乐观豁达的态度表现了年老心不老、珍惜春日、及时行乐的豪情。但是在佯狂的腔调中,似也有愤懑不平的声音,寄寓着无尽的壮志难酬之情。上片为伤春、惜春之语,其中流露出词人对人到暮年的感叹。开篇“不信芳春厌老人”一句总领全词,写自己不信这美好的春色厌弃自己这样一位老人。从另一个角度分析,这句其实是在说,自己虽然已经年老,但人老心不老,依然热爱美好的春色。接着,词人通过叙述老人与春的关系,得出结论:我要趁着这大好的春光及时行乐,这样才不辜负大好的春色。
下片描绘在大好春光中纵情欢乐的情态。“巧笑艳歌”让词人不禁回忆起了自己年轻时的风流快活,抒发了词人人老心痴情亦颠的感慨。“恼花”写出了词人深爱繁花,而繁花却匆匆凋零的烦恼。于是,词人便赶紧趁此时繁花尚未落尽,饮酒赏花,使自己陶醉于繁花之中,最后达到了浑然忘我、花我一体的境界,哪管别人怎么看,唯有自己尽兴足矣。“巧笑艳歌”、“恼花颠酒”都进一步流露出词人惜春的情感。“物情惟有醉中真”一句点明自己醉酒癫狂的原因,只有这样,才能使自己获得超脱于尘俗的乐趣。透过词人表面上沉溺于醉乡的佯狂姿态,我们不难体会其内心升腾起的一股愤懑不平之气,不难看出他对人生不得志的无奈和挣扎。
全词没有委婉曲折的隐晦之语,句句都是直抒胸臆,豪放而洒脱,给人一种疏旷之感。

 

望湘人

贺铸
厌莺声到枕,花气动帘,醉魂愁梦相半。被惜余薰,带惊剩眼。几许伤春春晚。泪竹痕鲜,佩兰香老,湘天浓暖。记小江风月佳时,屡约非烟游伴。
须信鸾弦易断。奈云和再鼓,曲终人远。认罗袜无踪,旧处弄波清浅。青翰棹舣,白蘋洲畔。尽目临皋飞观。不解寄、一字相思,幸有归来双燕。
【译文】
讨厌那黄莺声传到枕边,心烦那鲜花芳香进到房间,它让我半醉半愁好梦难圆。锦被还留着她身体余香,而我的腰带却又空了多眼,多少次伤春又到春晚。湘妃竹泪痕正鲜,春兰已花谢香散,湘中春暮天气温暖。曾记得江上风清月明之时,我多次约她相伴游玩。
想来琴弦最容易断,如今再把琴弹,一曲既终她就远去不返。要寻找她已无影无踪,旧游处只见江水清浅。我把涂着青色的船靠岸,停在白洲畔。整日里登楼极目远望,却不见她寄来一封书信,好在伴我的还有归来双燕。
【评点】
本篇为春夜怀人之词。
上片写伤春伤离、醉愁交织、迷离恍惚的愁绪,融会惜春、怀人等多种感受,并借欢景反衬愁情。前三句从室外写到室内,景中抒情。黄莺的啼声传到枕边,鲜花的芳香飘进房间,本来是一幅春光明媚、欣欣向荣的景色,前面却着一“厌”字,欢乐之景顷刻转为悲哀之情,变柔媚之辞为沉痛之语;“醉魂愁梦相半”进一步深化忧愁。“被惜”三句描写的是室内的景物,点明“醉魂愁梦”的缘由。词人用“惜”字抒发了睹物思人、物是人非的哀愁,“惊”字点出相思之苦,写尽形销骨立的憔悴。“伤春”承接上文,“春晚”引出下文,刻意点出春色已晚,包含了对时光匆匆的无奈和悲哀,以及对与情人昔日共度的年华一去不复的痛苦。此三句情感复杂,语气沉重。“泪竹”三句情景交融,春意盎然的天气里,湘妃竹泪痕正鲜,春兰已花谢香散,湘中春暮天气温暖。看着怎能不让人徒生伤感?末二句亦景亦情,回忆旧日情事,振起上片。
下片抒写情侣离散后的孤寂惆怅。前两句承上启下,借琴弦易断,暗指与情人分离,一曲既终她就远去不返。“认罗袜无踪”以下五句,写的是词人极目所见,看到的都是旧日的景物,却不见昔日情人的袅袅身影。“不解寄、一字相思”伊人一去,音信全无,心中的愁苦无处言说,于是自我安慰:“幸有归来双燕。”内心的情意只能寄托给燕归,几多心酸,几多凄凉。

 

天门谣

登采石峨眉亭
贺铸
牛渚天门险,限南北、七雄豪占。清雾敛,与闲人登览。
待月上潮平波滟滟,塞管轻吹新阿滥。风满槛,历历数、西州更点。
【译文】
牛渚矶天门地势险要,先后被七国君主争占。如今薄雾散尽,可以让闲人登亭观览。
等到月上潮平水波滟滟,羌笛轻悠悠吹奏古曲阿滥堆。夜风灌满了栏槛,一声一声传来西州更鼓点点。
【评点】
这是词人登采石峨眉亭时所写的一首怀古之作。篇幅虽短而笔势遒劲,开阖自如,可见词人深厚的艺术功力。
上片以雄劲笔力描绘天门山的险峻和历史上群豪纷争的状况。如此要地如今却只供“闲人登览”,其中可见词人兴亡之慨。“牛渚天门险,限南北、七雄豪占”写的是天门山险要的地理形势和巨大的历史作用。滔滔的长江水,贯通南北。各代的小朝廷每每建都金陵,倚仗长江的天险,从而遏止北方的强敌南下进攻。当涂正处在金陵的上游,位置极为重要;而牛渚、天门正是金陵的西方门户。“清雾敛,与闲人登览”意思是雾气消散,正好适宜人们登亭观览。“与”字用得精妙,同“予”,是“放”的意思,这拟人化的比喻,使原本没有生命的“雾”在词人的笔下活了起来。
下片想象月夜天门山的景色,水波、羌笛以及更点,表现了夜色的清幽宁静,见出词人心胸之旷达。“月上潮平波滟滟”写的是月上潮平水波明亮荡漾的情景,词人不写江声山色,反而写月上潮平、笛吹风起,可见其匠心独具,也反映了词人旷达的心胸。波光粼粼,江风阵阵,此时突然传来“塞管轻吹新阿滥”。“塞管”指的是羌笛,塞上多用笛子伴奏,故称。“阿滥”是唐朝的笛曲名。这两句收到了两重效果:首先,以虚写实,避实就虚,境界朦胧,非比寻常;其次,如此美丽景象,自然让人流连忘返。“风满槛,历历数、西州更点”写夜风满槛,西州更点,仿佛历历在数,给人一种世事变迁而时空无限之感,意境旷达深远。
全词剑拔弩张与消闲情趣并存,读来令人荡气回肠。

 

感皇恩

贺铸
兰芷满汀洲,游丝横路。罗袜尘生步,迎顾,整鬟颦黛,脉脉两情难语。细风吹柳絮,人南渡。
回首旧游,山无重数。花底深朱户。何处?半黄梅子,向晚一帘疏雨。断魂分付与,春将去。
【译文】
兰草芷草长满了汀洲,重重游丝蛛网横挡小路。她步履轻盈走来,一边走一边看,略整发髻愁皱双眉,我俩深情相望默默无语。微风吹得柳絮纷飞,只见她登上小舟向南行去。
回头看那旧游之地,只有山峦无数连绵起伏。百花深处的红楼,如今可在何处?梅子已经半黄,傍晚又落下一阵细雨。我这断肠心,只好交给那暮春带去。
【评点】
本篇写路遇佳丽,虽然二人脉脉含情却并没有互诉衷曲,佳丽即匆匆离去,留下深深的怅恨和相思,抒写了可遇却不可得的遗憾之情。
上片写词人与心上人两情相悦,而又不能互诉衷情的情景。“兰芷满汀洲,游丝横路”写景,水边的空地上长满了兰草芷草,重重的游丝珠网横档小路。在这样一个春风和煦、柔丝飘荡的日子,只见她“罗袜尘生步,迎顾,整鬟颦黛”,伊人步履轻盈走来,一边走一边看,略整发髻愁皱双眉。“脉脉两情难语”生动传神,将词人与佳人眉目传情而又难诉衷肠的忧愁抒写得凄婉动人,也暗示爱情被意外的变革所阻碍。“细风吹柳絮,人南渡”写情人离开的情景,微风吹得柳絮纷飞,只见她登上小舟向南行去。词中所出现的佳人,翩翩而来,却又倏然消失,给人留下亦真亦幻、难以捉摸、行踪不定的印象。这样超凡的美人,其实正是词人心中求之而不得的理想境界的体现。
下片写分别后深深的落寞和相思的愁苦。“回首旧游,山无重数”写昔日苦苦追寻的情景。无数连绵起伏的山峦阻碍了词人的回首,暗示执著追求时遇到了重重阻力。“花底深朱户。何处”写心中佳人不知去向,实际上是指心中的爱情理想不容易、也不可能实现,流露出深深的遗憾和无奈之情。“半黄梅子,向晚一帘疏雨”转而描写眼前的景色,此时梅子已经半黄,傍晚又落下一阵细雨。“断魂分付与,春将去”收束全词,直抒胸臆,抒发了青春已逝、真爱难寻的痛感,也有壮志未酬的遗憾和怅然。
全词空灵清疏,意象扑朔迷离,情蕴深婉。


名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