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 |
手机网
东方铜牛网欢迎您!
广告
> 诗词 > 名家 > 正文

马戴的诗句评点,《灞上秋居》《楚江怀古》

2018-10-11 11:05 来源:未知 作者: admin
分享到
关注东方铜牛在线:
  • 扫描二维码

    关注√

    东方铜牛微信

在线咨询:
  • 扫描或点击关注东方铜牛在线客服

灞上秋居

马戴
灞原风雨定,晚见雁行频。
落叶他乡树,寒灯独夜人。
空园白露滴,孤壁野僧邻。
寄卧郊扉久,何年致此身?
灞原上的风雨已经停歇,傍晚常见大雁频频远飞。
眼见他乡树叶纷纷飘落,寒夜昏灯独照不眠之人。
空旷原野白露滴滴闪光,孤房凄清只有野僧为邻。
我在荒郊已经寄居很久,不知何年才能为国献身?
【评点】
这是一首写景抒情诗。诗人融情于景,通过对灞上萧瑟秋景的描绘,表现了客居异乡的孤独与凄清,抒发了怀才不遇、壮志难酬的感慨。灞上,即霸陵、霸上,在今陕西西安市东。
首联写灞上萧瑟的秋气:秋风秋雨初定,在暮霭沉沉的天际,雁群频飞。一个“频”字,既道出了雁群之多,也让人联想到了雁儿匆忙投宿的恓惶之状。在古代诗词中,“雁回”与明月一样,最易惹乡思。颔联继续写景,不过视角由天际转向了地面,由晚行雁转向了“独夜人”。“落叶他乡树”一句含义深远。民间有句俗语,“树高千丈,叶落归根”。诗人在他乡目睹落叶,很自然地想到了自己客居异乡的悲凉,因此深受触动。何时才能回归故里呢?诗人无数次自问,也没有答案,只能将心中的凄凉渗透到诗句的字里行间。“寒灯独夜人”一句,一个“寒”字,一个“独”字,写尽了客居他乡的悲伤孤独。试想,夜已深沉,一灯如豆,孤独的诗人独坐灯旁,若有所思。寒意渐渐袭来,烛光更显黯淡,诗人心中的凄苦也更深切。“寒灯”使夜显得更加漫长;“独坐”则能让诗人感到更逼人的寒意。
颈联还是写景,视角又从地面转向了空园,由“他乡树”转到了“白露滴”,由“独夜人”转向了“野僧邻”。“空园白露滴”一句,露珠缓缓滴在枯叶上发出了声音,虽然微弱,却很清晰。此时更深露重,万籁俱寂,连秋虫都已不再鸣叫。诗人特意巧妙运用以动衬静的手法,以一个“滴”字,写尽了秋声,比写完全无声更能体现环境的静谧。“孤壁”句同样用衬托的手法,诗人明明想写自己孑然一身,孤立无援,却说自己还有一个邻居,而这个邻居竟是一个出尘脱俗、不慕凡尘的僧人。有这样的邻居,更显诗人的孤单与落寞。尾联,诗人直抒胸臆,抒发怀才不遇、进身渺茫之感慨。诗人以求仕为目的到了长安,在灞上客居多日,始终未找到进身之法,所以在此直言怀才不遇的苦闷和前途渺茫的失落。本诗题材在唐诗中很是常见,但是写景都为眼前所见,不事雕琢;写情情真意切,绝不无病呻吟,因此能够不落俗套,表现出极大的艺术魅力。

楚江怀古

马戴
露气寒光集,微阳下楚丘。
猿啼洞庭树,人在木兰舟。
广泽生明月,苍山夹乱流。
云中君不见,竟夕自悲秋。
江上露气蒙蒙凝聚着寒光,微浅的夕阳落向楚地山丘。
洞庭湖畔的树上猿猴啼叫,人坐在木兰舟上缓缓飘游。
宽广的洞庭湖面升起明月,苍山上夹着泉瀑分泻乱流。
可惜我看不见天上云中君,整夜里唯有独自伤感悲秋。
【评点】
唐宣宗大中初年,原在山西太原幕府掌书记的马戴,因直言被贬为龙阳(今湖南汉寿)尉。从北方来到江南,徘徊在洞庭湖畔和湘江之滨,马戴触景生情,追慕前贤,感怀身世,写下了《楚江怀古》五律三篇。这里所选录的是其中的第一首。诗人描写了洞庭湖的风景,通过对屈原的凭吊,抒发了欣羡屈原的情怀,表达了苦闷忧伤的心境。全诗含蓄深沉,苍凉雄浑。楚江,这里指湘江。
首联写景,先点明薄暮时分,江上雾气初生,露气迷茫,寒意侵人,夕阳西下,渐逼楚山。这种萧瑟清冷的秋暮景色,隐约透露出诗人悲凉的心境。
颔联继续写景,上句写物,入耳的是阵阵的猿鸣,入目的是洞庭湖边的秋树;下句写人,也就是诗人自己,驾一条木兰舟,漂流江上。这不禁让人想起了屈原的诗歌:“嫋嫋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楚辞·九歌·湘夫人》),“船容与而不进兮,淹回水而凝滞”(《涉江》)。诗人泛舟湘江上,对景怀人,想到屈原。
颈联两句分别从水、山两个角度写夜景,黄昏已尽,一轮明月从广阔的洞庭湖上升起,深苍的山峦间夹泻着汩汩而下的乱流。“一切景语,皆情语也”,“广泽生明月”的阔大和静谧,曲折反映出诗人远谪的孤单落寞;“苍山夹乱流”的迷乱,正好反映出诗人内心深处的彷徨。
尾联才点出“怀古”的主旨,以悲愁作结。诗人俯仰于楚江天地间,不禁想起了楚地古老的传说和屈原《九歌》中的“云中君”。“不见”与“自”相呼应;“悲秋”二字点明孤独悲愁之意,同时在时间和节候上与开篇相呼应,使全诗在错综变化中呈现出和谐完整之美。
全诗借景抒怀,清丽婉约,情真意切。

广告

热门搜索

相关文章

广告
|名家 频道

马戴的诗句评点,《灞上秋居》《楚江怀古》

admin

|

灞上秋居

马戴
灞原风雨定,晚见雁行频。
落叶他乡树,寒灯独夜人。
空园白露滴,孤壁野僧邻。
寄卧郊扉久,何年致此身?
灞原上的风雨已经停歇,傍晚常见大雁频频远飞。
眼见他乡树叶纷纷飘落,寒夜昏灯独照不眠之人。
空旷原野白露滴滴闪光,孤房凄清只有野僧为邻。
我在荒郊已经寄居很久,不知何年才能为国献身?
【评点】
这是一首写景抒情诗。诗人融情于景,通过对灞上萧瑟秋景的描绘,表现了客居异乡的孤独与凄清,抒发了怀才不遇、壮志难酬的感慨。灞上,即霸陵、霸上,在今陕西西安市东。
首联写灞上萧瑟的秋气:秋风秋雨初定,在暮霭沉沉的天际,雁群频飞。一个“频”字,既道出了雁群之多,也让人联想到了雁儿匆忙投宿的恓惶之状。在古代诗词中,“雁回”与明月一样,最易惹乡思。颔联继续写景,不过视角由天际转向了地面,由晚行雁转向了“独夜人”。“落叶他乡树”一句含义深远。民间有句俗语,“树高千丈,叶落归根”。诗人在他乡目睹落叶,很自然地想到了自己客居异乡的悲凉,因此深受触动。何时才能回归故里呢?诗人无数次自问,也没有答案,只能将心中的凄凉渗透到诗句的字里行间。“寒灯独夜人”一句,一个“寒”字,一个“独”字,写尽了客居他乡的悲伤孤独。试想,夜已深沉,一灯如豆,孤独的诗人独坐灯旁,若有所思。寒意渐渐袭来,烛光更显黯淡,诗人心中的凄苦也更深切。“寒灯”使夜显得更加漫长;“独坐”则能让诗人感到更逼人的寒意。
颈联还是写景,视角又从地面转向了空园,由“他乡树”转到了“白露滴”,由“独夜人”转向了“野僧邻”。“空园白露滴”一句,露珠缓缓滴在枯叶上发出了声音,虽然微弱,却很清晰。此时更深露重,万籁俱寂,连秋虫都已不再鸣叫。诗人特意巧妙运用以动衬静的手法,以一个“滴”字,写尽了秋声,比写完全无声更能体现环境的静谧。“孤壁”句同样用衬托的手法,诗人明明想写自己孑然一身,孤立无援,却说自己还有一个邻居,而这个邻居竟是一个出尘脱俗、不慕凡尘的僧人。有这样的邻居,更显诗人的孤单与落寞。尾联,诗人直抒胸臆,抒发怀才不遇、进身渺茫之感慨。诗人以求仕为目的到了长安,在灞上客居多日,始终未找到进身之法,所以在此直言怀才不遇的苦闷和前途渺茫的失落。本诗题材在唐诗中很是常见,但是写景都为眼前所见,不事雕琢;写情情真意切,绝不无病呻吟,因此能够不落俗套,表现出极大的艺术魅力。

楚江怀古

马戴
露气寒光集,微阳下楚丘。
猿啼洞庭树,人在木兰舟。
广泽生明月,苍山夹乱流。
云中君不见,竟夕自悲秋。
江上露气蒙蒙凝聚着寒光,微浅的夕阳落向楚地山丘。
洞庭湖畔的树上猿猴啼叫,人坐在木兰舟上缓缓飘游。
宽广的洞庭湖面升起明月,苍山上夹着泉瀑分泻乱流。
可惜我看不见天上云中君,整夜里唯有独自伤感悲秋。
【评点】
唐宣宗大中初年,原在山西太原幕府掌书记的马戴,因直言被贬为龙阳(今湖南汉寿)尉。从北方来到江南,徘徊在洞庭湖畔和湘江之滨,马戴触景生情,追慕前贤,感怀身世,写下了《楚江怀古》五律三篇。这里所选录的是其中的第一首。诗人描写了洞庭湖的风景,通过对屈原的凭吊,抒发了欣羡屈原的情怀,表达了苦闷忧伤的心境。全诗含蓄深沉,苍凉雄浑。楚江,这里指湘江。
首联写景,先点明薄暮时分,江上雾气初生,露气迷茫,寒意侵人,夕阳西下,渐逼楚山。这种萧瑟清冷的秋暮景色,隐约透露出诗人悲凉的心境。
颔联继续写景,上句写物,入耳的是阵阵的猿鸣,入目的是洞庭湖边的秋树;下句写人,也就是诗人自己,驾一条木兰舟,漂流江上。这不禁让人想起了屈原的诗歌:“嫋嫋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楚辞·九歌·湘夫人》),“船容与而不进兮,淹回水而凝滞”(《涉江》)。诗人泛舟湘江上,对景怀人,想到屈原。
颈联两句分别从水、山两个角度写夜景,黄昏已尽,一轮明月从广阔的洞庭湖上升起,深苍的山峦间夹泻着汩汩而下的乱流。“一切景语,皆情语也”,“广泽生明月”的阔大和静谧,曲折反映出诗人远谪的孤单落寞;“苍山夹乱流”的迷乱,正好反映出诗人内心深处的彷徨。
尾联才点出“怀古”的主旨,以悲愁作结。诗人俯仰于楚江天地间,不禁想起了楚地古老的传说和屈原《九歌》中的“云中君”。“不见”与“自”相呼应;“悲秋”二字点明孤独悲愁之意,同时在时间和节候上与开篇相呼应,使全诗在错综变化中呈现出和谐完整之美。
全诗借景抒怀,清丽婉约,情真意切。


名家